零点看书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零点看书 > 十四楼特编养老组 > 第七章 胡不恤

第七章 胡不恤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苏崇磨磨|蹭蹭地走到霍慑病房门口,霍慑病房门微微敞开,胡不恤看着不省人事的霍慑,默默地想:“有什么我能帮忙的吗?”
  苏崇站在原地,一步也不敢往前走,全身绷成了点和线,好像一动骨头都要散架,他就在走廊里静静地看她,近一月没见,胡不恤好像瘦了一点,长发散在肩上,像给她整个人裹了条黑毯子,她坐在陪护椅上垂着眼睛,低头看身旁的病患,没发现门外的苏崇。
  苏崇有点羡慕那个不省人事的病患。
  胡不恤低头看着霍慑想,她才听说霍慑出院回家了,今天特地抽了空想来探望他,没想到半路上收到协会消息,说霍慑又进医院了,她才匆匆改了目的地。
  她担心霍慑多灾多难的体质,苏崇却听得一阵后怕,要是甘望给胡不恤开了门——
  陈霰白举着两只不能动的爪子,困难地给白远山打完电话,成功开发了人类极限,回来看见苏崇愣愣地站在霍慑病房门口,表情一言难尽。她走过去顺着苏崇的角度一看,霍慑病房里有一个她没见过的女人。
  她穿着一身白底碎花的连衣裙,海藻一样的长发别在耳后,眉目深邃,显得她有几分英气,此刻她表情淡淡的,颇有些慈眉善目的意味,她俯下|身替霍慑理了理被子,长发从肩上滑下来,看起来比房间里的阳光还要明媚。
  陈霰白仔细观察了一会,觉得她在颜值上和霍慑十分登对,以为这是霍慑的女朋友,悄声问苏崇:“这是谁啊?”
  苏崇听见了陈霰白对胡不恤的评价,既高兴她慧眼识珠,对胡老师外貌的高分评价,又对c|p粉总数增长的现实感到怅惘,于是代表官方在线辟谣,手撕c|p:“胡不恤,单身,协会的高级志愿者。”
  “奥,”陈霰白点点头,接着问,“她怎么在这,霍慑朋友吗?”
  这个问题,问的苏崇更加难过,他干巴巴地说:“是朋友,特地来看望霍慑的。”
  陈霰白没注意到苏崇的奇怪反应,经过一天的患难友谊,她眼里的苏崇本身就是个怪人。
  “你好,”陈霰白背着手走进了病房,跟漂亮姐姐搭话,“你也来看霍慑吗?”
  苏崇只顾着胡老师,没发现身旁陈霰白什么时候不见的,等听见陈霰白跟胡不恤搭话,他顿时慌了起来。
  从这个角度,胡老师会看见他吗?
  他走也不是,留也不是。内心希望胡不恤能看他一眼,又畏惧相望一眼之后的现实,两相纠结中,他无助地看向眼前那个人,将头颅献了出去,静等命运。
  胡不恤循着声音望向门口的陈霰白,跟她打招呼:“你好。”
  她正脸比陈霰白之前看见的还要漂亮,陈霰白觉得她实在不像高级志愿者,有点好奇她的能力是什么。
  但对前辈的礼貌还是有必要的,陈霰白对她鞠躬:“我叫陈霰白,霍慑的志愿者。”
  “啊,我知道你,”胡不恤对她笑起来,整个人温婉又和气,“我听说是你救了霍慑,辛苦你了。”
  “不辛苦,不辛苦,应该做的。”陈霰白承蒙夸奖,连连晃动爪子,她虽然还没来得看医生,但手已经不疼了,只是从视觉效果上讲,依旧看起来十分惨烈,她怕吓到漂亮姐姐,又不好意思地把手背了回去。
  胡不恤指了指她藏起来的血手,柔声道:“能给我看看吗?”
  陈霰白有些尴尬,想不明白她这么照顾这个漂亮姐姐的情绪,她怎么不领情,好奇心还这么重。
  但她还是老实地把爪子交出来,摊给胡不恤看。她手上沾满了铁锈色的血迹,指头那些伤口上的血痂导致指节只能曲着,没法伸直,看起来血腥且诡异。
  胡不恤没被吓到,她面色如常地低头看了一会,陈霰白从她认真的神情上莫名觉得她在津津有味地研究自己的爪子,她见胡不恤还伸出手指,好像想摸一摸她的伤口,陈霰白视死如归地想,给漂亮姐姐长长见识而已,没什么的。
  但胡不恤却趁她不备,突然抓住她的手,用力一攥,陈霰白立刻毛骨悚然地僵住了。
  她以为自己会疼得魂飞魄散、就地升天,人生的走马灯已进入放映倒计时,但她龇牙咧嘴地感受了一会,手上竟然什么感觉都没有,甚至觉得,胡不恤手还热乎乎的。
  胡不恤很快就把手松开了,陈霰白一看,自己灵动自如的指头,看起来像个杀猪回来没洗手的屠夫。
  原来那些刀口赫然出现在胡不恤白莹莹的指头上,伤痕深浅、位置被复制的一模一样,它们在她手上肉眼可见地飞快愈合。
  陈霰白目瞪口呆地看着那些血痂被胡不恤一条一条地撕下来,最后那些伤口消失得无影无踪。
  病房外的苏崇在看见胡不恤转移陈霰白伤口的时候,就忍不住撇过头去,但就算他不看,读心这种能力,还是将胡不恤钻心一般的抽气声,丝毫不差地传到了他耳边。
  胡不恤把痊愈的手递给陈霰白那个傻子看,还在哄她说:“没事的,我一点也不疼。”
  陈霰白牵住她的手,仔仔细细检查了一遍,治愈者是人类瑰宝,可遇不可求,今天她还能见到一个活的,陈霰白几乎是崇拜地看着胡不恤。
  胡不恤把滑下来的头发别到耳后,被她看得有些不好意思,无意瞄到手腕上的表,没想到时间过得这么快,她略有些迟疑道:“我等会还有事,你,你可以留在这里帮忙照顾霍慑吗?”
  治愈者人美心善,陈霰白就差抱着她喊“活菩萨”。既然“菩萨”一般的漂亮姐姐有事相求,陈霰白抓住一切能对她尽忠竭力的机会,连连点头,叫她尽管放心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