零点看书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零点看书 > 十四楼特编养老组 > 第十一章

第十一章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从她表情就知道她知道个屁。
  陈霰白志愿者证还没收起来,愣在当场,霍慑怎么会知道她爸的名字?以及,她瞪着眼睛问了出来:“他怎么了?”
  几台电梯前都有人在排队,他们两个不可能就这么占着地方聊天,霍慑往旁边站了站,给赶着上班的志愿者让了位置,顺便唤她:“过来说。”
  他刚走了几步,想到她那张崭新的志愿者证,问:“你赶着打卡吗?”
  陈霰白摇头,这人怎么话说一半就不说了,抢了几步拽住他的袖子:“我爸,白远山他怎么了?”
  霍慑知道得也不多,协会勒令他赶紧从医院滚回来,等他滚回来一看,十四楼歇业多月,就因为白远山这件事,又要开张接活了。
  “不急是吧,”霍慑看了陈霰白一眼,“我带你去见他。”
  说完,他忍不住打了一个哈欠。志愿者万不能多管闲事,同一层楼的志愿者去管别的同事负责的工作,这做得不太地道。霍慑本人觉得白远山这件事可大可小,看协会态度好像也没打算跟他较真。
  现在就剩下十四楼的事。
  霍慑有必要提醒她:“我们现在去医院,你是去探病,我是去上班,等下看到什么都当不知道,也别说出去,知道吗?”
  陈霰白现在就想着她爸到底出了什么事,白远山前天说自己去世的假设如今一语成谶,被霍慑这么一通没头没脑的话一搅和,她问:“我能看到什么?”
  “没什么。”霍慑嘴里轻轻“啧”了一声,他们总不会严刑逼供白远山。
  医院十二楼和霍慑有着奇怪的缘分,他一脚踏进十二楼的走廊,住院部特有的消毒水气味伴随着令人亲切的熟悉感扑面而来,他刚有几分觉得自己到家的感觉,就看到老唐坐在他家门口的长凳上垂着头打瞌睡。
  老唐大名唐明,是个体格略显富态的秃头,年纪不大,就二十来岁,但架不住秃头显老。转成全职志愿者之前,主业做程序员,年轻气盛不信命,硬是熬光了半脑袋的头发,现在天气转凉之后怕头会受风寒,还要戴帽子保暖。
  霍慑把他滑到地上的帽子捡起来,抖了抖,一下扣到老唐的脑袋上。
  老唐被他弄得一惊,扶着脑袋上的帽子,缩着肩膀透过帽檐看到霍慑,还有霍慑身后的陌生姑娘。
  他下意识擦了一把嘴角,小声怪霍慑:“你怎么不说一声不止你一个。”
  霍慑带头推开老唐旁边的病房门,简明扼要地说:“白远山闺女。”
  老唐扶好帽子,对陈霰白一伸手:“请。”
  陈霰白冲这个浓眉大眼的胖子点头:“谢谢。”
  她刚走进病房,还没看见白远山,霍慑挡着病床对她说:“你别紧张,他没事,昨天被人发现得不是太晚。”
  她闻言绕过霍慑,白远山躺在床|上,脑袋上绑了一圈严严实实地绷带。
  她想碰碰他,但又被那层绷带吓得收回了手,转过身看着霍慑和那个胖子:“我爸怎么变成这样了?”
  这件事现在归十四楼管,老唐不知道怎么回答才能符合行业规范,指着霍慑:“你问他,十四楼他最大。”
  霍慑想踢这个胖子一脚。
  非官方发言人被迫临时营业,只好对她说:“工伤,其他你别问。”
  老唐迈着腿躲到了门口,霍慑看了一眼他,把陪护椅搬到陈霰白眼前:“我还有工作,你就在这陪着你爸,他要是醒了,你记得给我打电话。”
  陈霰白愣愣地看着他把那个胖子同事拉走了。
  等走下十二楼,霍慑恢复到工作的状态,板着脸开口:“人呢?”
  老唐闷闷地说:“太平间。”
  “你见过了吗?”
  “还没,我一个人害怕。”老唐搓了搓胳膊。
  这个胖子干什么吃的,霍慑按了十一楼电梯下楼键,上午住院部没什么人走动,电梯前就他们两个,霍慑望着电梯门他们两个人的倒影,退而求其次地问道:“资料看过了吗?”
  “这个看了,俩姐妹坠楼,一死一伤,姐姐之前给白远山的号码拨过号,”老唐顿了顿,怀疑道,“该不会就我和你处理这档子事吧?”
  “林顷让他妹妹给我们帮忙,你想要几个人来陪你?”霍慑作势要帮他电话联系。
  电梯“叮”一声打开了,“林顷还有妹妹吗?”老唐没听到他的后半句,走进电梯间自顾自地惊道,“既然有妹妹在,你怎么不提前……”
  霍慑对他的无理发言一挑眉:“双胞胎妹妹,我还不够提前?”
  眼看电梯楼层数字逐渐减少,老唐不禁感叹监管者活该单身,他理了理帽子,又摸了摸脸上的肥肉,有些后悔没把他那顶渔夫帽戴来。渔夫帽不仅酷,还显得他脸要小一点。
  走出住院部的一扇小门,一阵疾风刮过来,老唐脑袋上的帽子差点飞起来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