零点看书

字:
关灯 护眼
零点看书 > 过度迷恋 > 过度迷恋

过度迷恋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白初将鹅卵石拿出来,锁好密码锁,将小盒子放回去。
  
  
  
  当晚白初睡觉时,将鹅卵石攥在手心。
  
  
  
  她明天去和许恩凡见面,也想带着这颗石头。
  
  
  
  因为这颗石头是傅桑野送的,带着它,她心头的紧张会少一点。
  
  
  
  周六白初睡到自然醒,随便煮了个小火锅吃,码字码到一点十五分,收拾了一下自己,带上口罩帽子围巾,然后出门。
  
  
  
  出门之前,她将小香猪提起来,盯着它的猪眼睛:“甜甜,我可以的对不对?我一定可以的,冲!”
  
  
  
  白甜甜迷惑地鼓瞪着眼,猪耳朵抖了抖。
  
  
  
  在白初往它猪脑袋亲了一口后,它用鼻子哼了一声,好像在说:“加油”。
  
  
  
  白初也跟龙猫家族和白尤尤道了个别,才坐电梯到地下车库。
  
  
  
  车库里停了好多辆车,白初径直走到一辆白色的宝马面前。
  
  
  
  在车前踌躇了一会儿,白初没上去,而是跑回家里,跑去三楼找了两个宠物携带双肩背包。
  
  
  
  她选了比较不怕生的白一和白三出来装进背包里,将白尤尤装进另一个背包,然后将小香猪一捞,抱在怀里,大包小包地重新出门。
  
  
  
  有它们陪着,白初心里更踏实了点。
  
  
  
  刚系好安全带,丢在仪表台上的手机振了下,白初没管,因为时间快来不及了。
  
  
  
  宁谷坡的斯昀马场离云锦湾不算远,开得快的话,二十分钟车程,傅桑野其实有自己的私人马场,并且带白初去过好几次,但那地方许恩凡进不去。
  
  
  
  宁谷坡这家马场是傅桑野开的,虽然白初没去过,但也能跟傅桑野沾上关系。
  
  
  
  开的导航,一路还算顺利,赶在两点之前到了马场。
  
  
  
  小香猪两只猪蹄扒到车窗上,好奇地往外看。
  
  
  
  白初用纸巾擦了擦手心的汗,拿出那颗枣红色的鹅卵石瞅了下,推开车门,这时候坐在副驾驶的小香猪要爬过来,白初把它推回去,道:“乖,你在车上等我回来。”
  
  
  
  看了眼卷成一团在后座打盹的白猫,和还装在太空舱包里的两只小龙猫,白初“砰”地关上车门。
  
  
  
  白初捂得严严实实,进马场的时候什么话也没说,只从兜里掏出傅桑野给她的贵宾卡交给前台。
  
  
  
  今天来马场的人不多,白初不敢四处看,掏出手机想联系许恩凡。
  
  
  
  但点开微信后,她鬼使神差地戳了下备注名为“傅金主”的头像。
  
  
  
  这次没有犹豫太久,她给傅金主发信息:【。】
  
  
  
  对,就发了个句号。
  
  
  
  如果傅桑野问起,她就说不小心按错了。
  
  
  
  她才没有主动找他。
  
  
  
  句号发过去后,干净的信息列表就多了傅桑野的头像,并且是第一个。
  
  
  
  不过这个头像没有在第一的位置占据多久,白初一跟许恩凡发微信,傅桑野的头像就被压了下去。
  
  
  
  世间闲客:【我到了,你在哪】
  
  
  
  那边很快回复她:【我就在马场,一匹黑色的肥马,您能看见我吗】
  
  
  
  白初看过许恩凡拍的电影,也看过他的照片,不然也不会选他做新戏的男主角,她鼓起勇气抬起头望向栅栏里面。
  
  
  
  里面人很少,一眼就看见了许恩凡。
  
  
  
  对方着绿色毛衣,头戴棒球帽,气质成熟,桃花眼,宽眉,长相俊美妖孽,非常有辨识度,本人比照片上还要好看。
  
  
  
  白初拉拉头上的帽子,找到一张没人的休息篷坐下,刚要回复许恩凡,界面弹进一条qq消息。
  
  
  
  来信人兔兔。
  
  
  
  她手滑就点开了。
  
  
  
  之前兔兔就找过她,只不过那时候她忙着出门,都没有时间回复她。
  
  
  
  上一条:【在做什么】
  
  
  
  新一条:【嗯?】
  
  
  
  既然都点开了,白初快速回复过去:【在忙工作_(:3」)_】
  
  
  
  与此同时,微信弹进新消息。
  
  
  
  傅金主回她消息了,不过跟她一样,只发了个标点符号:【?】
  
  
  
  白初敲字:【刚才不小心按到的】
  
  
  
  之后傅桑野没再回复过来,但他的头像出现在列表前排就足够了。
  
  
  
  就当做,他现在就在她的身边,只不过是隔着网线。
  
  
  
  *
  
  
  
  白初继续用微信回复许恩凡:【白色羽绒服,黑色毛衣口罩】
  
  
  
  许恩凡发过来一个问号:【?】让白初差点以为是傅桑野发的。
  
  
  
  白初道:【我的着装。】
  
  
  
  许恩凡:“……”
  
  
  
  许恩凡踢了下马肚,马儿向前,他目光四处扫视,倒是在一个休息篷处,看见微信里描述的那个穿着。
  
  
  
  不过。
  
  
  
  手机振了下,世间闲客:【看见我没。】
  
  
  
  许恩凡又扫了一圈,才回复:【没有。】
  
  
  
  白初用纸巾擦了一下手心的汗,有点无语:【你眼神不好?】
  
  
  
  “……”
  
  
  
  世间闲客:【休息篷】
  
  
  
  这一次白初把位置也点名了,同时后背也湿濡了一片,手心也是,只能不停地用纸巾擦手。
  
  
  
  她其实害怕的不是许恩凡,通过许恩凡的照片和电影作品,她对这个演员产生了二次元层面的熟悉感,所以对他没有那么排斥,只是存在紧张。
  
  
  
  但是对面那张休息篷,突然坐了两个叽叽喳喳讲话的男的,白初总觉得这两个男的在看她。
  
  
  
  犹豫了一下,白初起身,把自己挪到最边上一个休息篷,这里周围没什么人,比刚才那个休息篷清净。
  
  
  
  那头许恩凡一直没回复过来,白初只能抬头瞅过去,这一瞅,和许恩凡对视上了。
  
  
  
  白初立马低下头去。
  
  
  
  兜里的手机这时候振了下。
  
  
  
  许恩凡:【最边上那个休息篷?】
  
  
  
  白初回复:【嗯。】
  
  
  
  这个人终于看见她了。
  
  
  
  下一秒,白初便说:【我要走了,记得你的承诺】
  
  
  
  “……”
  
  
  
  隔着手机屏幕的许恩凡抽了下嘴角,立马说:【等会儿】
  
  
  
  后面还意味深长地补了个称呼:【闲大】
  
  
  
  许恩凡又往四周看了眼,今天马场里都是些年轻人,并没有看到个年纪大一点的,带着疑惑,他于膘肥的黑马上,在手机界面敲字:【闲大,您不会是让您女儿假扮您吧?】
  
  
  
  白初:“……?”
  
  
  
  世间闲客:【没有。】
  
  
  
  许恩凡没再回复过来,白初用余光看见这人下了马,朝她走来。
  
  
  
  白初有点慌了,拉拉头上的帽子:【你别过来】
  
  
  
  可许恩凡还是过来了,并且坐在了她的对面。
  
  
  
  白初:差点当场晕倒。
  
  
  
  这个人怎么能这样!
  
  
  
  “闲……大?”对面的男人脱掉手上的黑皮手套,用不相信又带着点嘲的口气开口,一双至妖的桃花眼盯着白初打量。
  
  
  
  白初的紧张和局促不安在他看来,是谎言被揭穿后的反应。
  
  
  
  “小妹妹,你好啊,我是许恩凡。”见白初一直没搭理自己,帽檐压得很低,许恩凡不逗她了,主动开口介绍自己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