零点看书

字:
关灯 护眼
零点看书 > 摄政大明 > 第1059章.拱火.

第1059章.拱火.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……
  
  ……
  
  德庆皇帝驾临太和殿的时候,表情极为肃穆。
  
  今天的这场朝会,关系到储君废立与藩王之政,关系到未来百年的国运,关系到中枢与地方的稳定,德庆皇帝自然是严阵以待。
  
  事实上,对于今日朝会的重要性,不仅是德庆皇帝深切明白,百官们也大都是心知肚明。
  
  前几天,德庆皇帝在御书房内召见众位阁老与六部尚书之后的那些训话,早就传遍了朝野——有这么多人共同参与的事情,自然是不会有任何保密的可能性。
  
  时至今日,百官们皆是明白,今日朝会的唯一议题,就是太子朱和堉与各位藩王相互弹劾的事情。
  
  朝会已经停了近十天时间,也积压了许多重要政务,但这些政务相较于太子与藩王们的事情,就显得无关紧要了,只能是继续拖延。
  
  然而,某些老谋深算之辈,却能够敏锐察觉到机会,敢于反其道而行之!
  
  这个人,自然就是指内阁首辅周尚景了!
  
  *
  
  随着太监张德的一声“有事早奏”,周尚景当即是迈步出列,缓声道:“陛下,老臣有事要奏!”
  
  见到周尚景的表态,德庆皇帝刚开始还以为,周尚景是想要率先针对太子朱和堉与藩王们的官司发表意见,不由是心中稍感欣慰,认为周尚景不愧是当朝首辅、三朝老臣,虽然是与自己明争暗斗了几十年,但到了关键时刻还是要依靠这个老家伙承担责任、做出表率。
  
  于是,德庆皇帝点头道:“周首辅请讲吧。”
  
  德庆皇帝刻意用了一个“请”字,态度很客气,但周尚景随后的话,却是让德庆皇帝面色一变。
  
  只见周尚景表情肃穆的说道:“启禀陛下,前任山西巡抚李勋目前已是被押送至京城之中严加看管、等候发落,至今已有五日!与此同时,前任三边总督王铮同样是待罪月余,一直都没有落实罪名、受到惩处……这两人当初相互勾结、私下里向蒙古人绥靖求和,可谓是罪大恶极,还望陛下早日圣裁,向天下宣示这两人的罪行、追查相关人等的责任,杀一儆百、以儆效尤!”
  
  随着周尚景的话声落下,众位“周党”官员纷纷是出列表态赞同。
  
  顿时间,德庆皇帝不由是面色一沉。
  
  赵俊臣站在百官队列的前方,暗暗瞥了周尚景一眼,心中也是暗道了一声“老狐狸”。
  
  这般表态,既是落井下石、也是添油拱火!
  
  但下一刻,赵俊臣同样是迈步出列、表态支持周尚景的说法,扬声道:“陛下,臣附议!王铮与李勋等人的罪行已经拖延了太长时间,朝廷也是时候惩处他们了!”
  
  “赵党”官员们见到赵俊臣的这般态度之后,自然也是纷纷站了出来、表达了相同态度。
  
  “陛下,王铮与李勋等人的罪行性质极为恶劣,再是如何重惩也不为过,就这样一直拖延着也不是办法,还望陛下早做决断!”
  
  “陛下明鉴,王铮与李勋等人勾结蒙古、绥靖求和之事,可谓是关系重大、牵连甚广,除了这两人身为主犯罪不容赦之外,相关从犯也必须要尽数查找出来、一同惩治!”
  
  “陛下,臣认为王铮等人的罪行早已确定,根本就无需细审、也完全没必要拖延时间,还望陛下乾坤独断!”
  
  一时间,随着“周党”与“赵党”极为罕见的联合表态,太和殿内充斥着请旨严惩王铮、李勋等人的声音,就好似这件事才是朝廷目前最为紧要的事情。
  
  *
  
  若论见机行事、顺水推舟的手段,周尚景当真是无人可比。
  
  仅论这一方面,赵俊臣的经验、敏锐、眼界皆是有所不如,差了不止一筹。
  
  很显然,周尚景此时的突然表态,就是想要利用这次机会,稍稍打压一下近段时间以来愈发膨胀的“帝党”势力。
  
  因为陕甘三边的几场大捷、以及朝廷收复河套地区的丰功伟绩,朝廷各大派系之中收益最大的派系,无疑就是“赵党”与“帝党”这两派了。
  
  赵俊臣乃是首功之臣,趁机提拔了大量亲信、招揽了许多朋党,还让“赵党”的触角延伸到了军队之中,固然是收获颇丰!
  
  但若是相较于“帝党”的总体收获,却还要稍逊一筹!
  
  “帝党”成员一直是集中于禁军与厂卫之中,朝廷打仗的时候必须要依仗他们,战后论功行赏之际也无论如何都绕不开他们。
  
  所以,随着河套战事的尘埃落定,“帝党”可谓是收获极丰——梁辅臣一跃成为了内阁次辅,兵部尚书王寿的入阁呼声也是日渐高涨,大量“帝党”成员趁机占据了重要职位,朝野声望也是大幅提升。
  
  这种情况若是进一步发展下去,只怕是“皇权”就要彻底压过“臣权”了!
  
  而周尚景身为“臣权”的代表人物,自然是不乐意见到这般情况,必须要有所作为。
  
  周尚景所选择的突破口,则是前任三边总督王铮!
  
  王铮当初联合陕甘与山西的督抚们私下里向蒙古人绥靖求和,这般罪行再是如何重惩也不为过,德庆皇帝本人对于他的罪行也是恨之入骨。
  
  然而,王铮曾经是德庆皇帝的亲信、“帝党”核心成员,又因为“帝党”成员大多是出身于勋贵大族的缘故,相互间联姻、结亲、合作的现象极为普遍,想要让“帝党”成员与王铮彻底撇清干系,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,也绝不是短时间内就能完成的任务。
  
  所以,德庆皇帝也不敢过早出手惩治王铮,否则就会打击到“帝党”如今正值火旺的声势、影响到相关“帝党”官员的前程,就一直是强忍怒意、刻意拖延着。
  
  这段时间以来,德庆皇帝屡次是当众表态要重惩王铮,但又屡次是用各种理由把这件事压了下去,还曾有一次原本已经颁布了定罪惩治的圣旨,但又临时改变主意收了回去。
  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