零点看书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零点看书 > 携子追妻:老公是总统 > 385 大结局

385 大结局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  听到这话,阿远陡然松了口气。
  然而,就在他松气的瞬间,他只感觉一道幻影飘了过来,然后一个冷冰冰的东西,对准了他的额头。
  他眼珠子微微一转,只看见了一个类似于枪,却比正常手枪小了一半多的东西,直接指在他的额头上。
  眼珠子再转回来,便看见眼神冷冰冰的看着他的乔思。
  陡然间,阿远便吓的发颤了。
  “说吧,这地方,究竟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东西,你们要对我们千防万防。”
  空气有那么一瞬间的沉默。
  乔思扭头盯着阿志,语气变得强势,“看来,有些人是希望他弟弟先替他去死了!”
  话音刚落,乔思直接预备抠动手枪。
  “慢着!”阿志的声音有些紧。
  他扭头看着乔思,眼神略带紧张。
  “你当真不知道?”
  乔思没好气的瞪了阿志一眼,直接爆粗口,“我特么应该知道什么?”
  “我现在都不知道!你干嘛千方百计的要杀死我!我上次就来找个熊掌而已,没被熊王害死,却差点被你丫的害死!呵,真是搞笑!现在我就来找点雪,你就觉得我又是在图谋你们极北之地的东西了。我告诉你啊,无论你极北之地有什么宝藏啊财富啊什么稀奇古怪的东西,我统统都不稀罕!请你别把我归为那种人好吗?!”
  乔思一段话,直接引得阿志陷入了深思。
  他眸光微动,沉默思考了好一会儿,方才抬头望向乔思,问:“你要找什么雪?”
  乔思微微凛神,坦诚道:“最纯净的雪,拿回去救人。”
  “我知道在哪儿,我可以带你去。前提是,你们不能碰我们的东西。”
  乔思没好气的说:“我都说了,我压根不想要你的东西。”
  “乔儿,不用跟他们废话。”东方战直接走过去,一个手铐反手便将阿志双手直接铐住,动作又快又准,阿志根本来不及反应。
  “这种喜欢玩阴招的人,值不得你付出信任。”东方战扭头看着乔思,勾唇一笑。
  接着,动作相当利落潇洒的,一手掐住阿远的下巴,让阿远的嘴巴大大的张开,一颗药丸,直接喂进了阿远的嘴里,硬生生的咽了下去。
  阿志立马急了,“你给我弟弟吃了什么?!”
  东方战扭头朝阿志勾唇一笑,“当然是毒药啊。解药只有我有,明早乖乖带我们去找纯净之雪,明天若是找不到,或者你给我们玩所以阴招,你弟弟也别想活了。”
  东方战一席话,说的又冷又狠。
  阿志盯着东方战,眼神直接从怨恨急切变得无可奈何,直至最后妥协。
  “行,明天我带你们去。”
  乔思朝东方战笑笑,那眼神分明在说,还是你丫的厉害,分分钟收拾的这个阿志喊爸爸。
  东方战嘚瑟一笑,什么也没说,但眼底眉梢都是满满的骄傲。
  那是被自己喜欢的女人所崇拜的愉悦。
  ——
  翌日一早,四人出发。
  阿志戴着手铐,走在最前面。
  阿远面色惨白的跟着,估计是忧心自己吞下的那颗毒药。
  东方战和乔思携手走在最后,一路观察着地形。
  小北极熊屁颠屁颠的跟在最后,像是在守护着乔思。
  走了约莫一个多小时,翻过一座雪山后,背后出现一大片洁白的雪地。
  而这里,没有任何的动物植物存在。
  乔思转头看向阿志,问:“动物们为什么都不来这座雪山后面?”
  阿志望向前方的目光,突然变得无比幽深。
  “因为来一个,死一个。久而久之,便没有敢来的了。”
  这话说的…
  就跟形容死亡森林,死亡海域似的…
  难不成,这还是片死亡雪地?
  “什么意思?这里怎么了?”乔思问。
  阿志缓缓答:“一旦踏进去,便会下陷,没人能拉的住。”
  “我们极北之地的宝藏,就藏在这下面。所以才会引得这么多人不怕死的前来,虽然他们还未踏足这里,就被我给解决掉了。”
  “所以,从未有人动物踏足过的这里,就是你要找的最纯净的雪。”
  乔思抬眸望过去…
  确实,这里的雪,很明显的比周围的雪,更加洁白一些。
  特别是,中间那一处雪,干净到仿佛在发亮。
  白萧说了,要最为纯净,没有任何污染的雪。
  那么也就是说,她需要最中间的那坨雪。
  可,阿志也说了,一踏进去,就会下陷。
  估计和沼泽的原理差不多。
  那该怎么办呢?
  乔思扭头看向阿志,突然勾唇一笑,“你不是说一踏进去就会下陷吗?要不然把你扔进去试试?”
  阿志被吓的瞳孔猛地一缩,“请你不要怀疑我说的话,也不要拿我的生命开玩笑。”
  “切。”乔思翻了个白眼,“害死了这么多人,自己却这么怕死,没意思。”
  突然,一个白白的影子猛地从乔思眼前闪过。
  笨拙的小身影,直接窜进了面前的雪地。
  然后,突然下陷!
  “小北极熊!”乔思猛地一喊,直接伸手拽住小北极熊。
  身姿非常轻盈的在雪地上一踮,才堪堪将小北极熊救了回来。
  “小北极熊!别瞎来!我可不希望你死。”乔思后怕的摸了摸小北极熊的背,安抚着。
  小北极熊叽叽了两声,伸手摸了摸乔思的腿,好像在道歉。
  阿志此时看向乔思的眼神,却是无比的震惊,“你刚刚竟然在上面踮了一脚,也没陷进去,这太神奇了。”
  乔思扭头看过去,阿志和阿远俩兄弟望向她的眼神,一个比一个震惊。
  乔思非常傲娇的抬了抬下巴,“这有什么好稀奇的?我都告诉过你们了,你们的那点宝藏,我可压根一点都不稀罕!”
  阿志眼神微微一深,“如果是能保你一辈子富贵,甚至让你长生不老的东西呢?”
  乔思非常不屑的“切”了一声,然后十分傲娇的说:“一辈子的富贵,我早就有了,不缺钱。至于长生不老嘛,呵呵呵…生老病死乃是人生常态,这种有的没的的东西,我压根不会信!所以,请你守你宝藏的同时,带着点脑子,不要滥杀无辜了!”
  乔思一通教训完,根本不管阿志阿远兄弟俩的反应,直接转头看向东方战。
  “阿战,咱俩行动吧,争取今天就返航。”
  “好!”
  接着,东方战打开背包,拿出绳子,绑在了乔思身上。
  紧接着,东方战同时将绳子绑在了自己腰上,然后直接立马朝雪山上走,直接将绳子拉直。
  乔思卸下身上所有能卸的装备后,保证自己此时是最轻盈的状态,然后拿上无菌盒,蓄力催动病毒力量,脚一踮,直接往前跃去。
  每一步,都及其轻盈。
  尽管已经轻盈到只是稍稍借力,那每踏一步的雪地上,都会同时下陷出一个旋涡,由此可见这片雪地的威力。
  然而,乔思身姿轻盈,直接顺利抵达雪地正中间。
  此时,就是考验夫妻俩默契的时候到了!
  这个时候,乔思必须弯腰用无菌盒舀满雪。
  这么大一个无菌盒,一次舀满,是需要点力气的。
  这样的话,务必会加大乔思脚上踮地的力量。
  可脚上力量一旦变大,务必会引起雪地下陷。
  因此,如何缓冲这股力,便也就完完全全交给了东方战。
  这条绳子,此时便起着尤为重要的作用了。
  此时,乔思一个手势,东方战立马拽紧绳子往后拉,乔思一个弯腰,干净利落的将无菌盒装满,然后借着东方战绳子的力,立马往后跃回去。
  因为有了无菌盒,一整盒的雪,乔思身上的重量加大不少,每踮一步,都必须东方战持续大力往回拉,才能堪堪稳住不往下落。
  最后…夫妻俩默契合作,乔思稳稳落地。
  回头望着被她每踮一步卷起的旋涡,乔思露出得意一笑。
  “阿志,你看见没,若是我想要你们这里的宝藏啊,还真是分分钟就能搞定的事情,只是啊,我还真的不屑。”
  说完,乔思便将身上的绳子解掉,背好装备,跟东方战一起直接走人。
  阿志盯着乔思的背影,沉默了大概一分钟,方才回头望向阿远,说:“走吧。”
  或许,乔思今天当真用自己的行动,给他真真正正的上了一课。
  这些话啊,太有意义了,以后也不再会有人说给他听了。
  也不会有人这样用实际行动教训他,告诉他他所一直奉行的真理,其实并不见得那么的真。
  当然,这些感触,他只能慢慢体会了。
  毕竟,乔思是不会再给他任何机会的。
  这个地方,关于这个宝藏,这辈子,乔思也不想触及了。
  什么皇权富贵,什么长命百岁,于她而言,全是虚的。
  她所想要的,不过是家人平安罢了。
  至于手铐的钥匙,走之前他们就扔给阿远了。
  而关于阿远吃下的,不过是一粒健脾的药罢了,什么毒都没有。
  这片宝藏啊,还是需要这两人守护的。
  ——
  潜艇一路驶向辜生安排的直升机所在处。
  对于乔思和东方战这么快的回来,辜生是讶异的。
  但一想到这俩人的恐怖,便又觉得一切都是那么的正常。
  没有任何休息,三人直接马不停蹄的,带着无菌盒回了琉城。
  对于预计的时间,乔思直接早了两三天。
  而对于乔思的速度,墨垠更为惊奇的是乔思带回来的女婿。
  事实上,因为对乔思母女俩的亏欠,又由于乔思马不停蹄的赶往极北之地,墨垠暂时根本没有勇气也没有时间跟乔思提起他是她父亲的事情…
  也压根不敢让乔思开口叫她爸爸…
  而现在,还没能让女儿开口喊爸呢,女婿就来了…
  这,怎么称呼,很是尴尬啊。
  乔思将无菌盒拿回来后,白萧便直接拿进实验室研究了。
  白萧一走,墨垠便更加尴尬了。
  面前坐着不敢认的女儿,以及女婿…
  尴尬…
  然而,墨垠太不了解东方战了。
  东方战此人,太善于察言观色。
  乔思和墨垠之间的小种肿,他能不懂?
  “老丈人,抓离魅的事情就交给我吧,我的手下已经陆续赶过来了,她跑不了的。”
  一个“老丈人”,顿时惊的乔思一动不动,更是炸的墨垠外焦里嫩。
  墨垠尴尬的摸了摸下巴,“那个…”
  乔思看了看东方战,在触及到东方战眼底的鼓励后,突然鼓起勇气,直接坚定的看向墨垠,“爸,你知道我是你的亲生女儿吗?”
  一个“爸”字,又软又苏,直接融化了墨垠的小心脏。
  墨垠眼皮子微微颤抖,激动的望向乔思,他嗫嚅着嘴唇,平生第一次除了遇到有关子书谧的第二个人,让他产生如此激动的情绪。
  墨垠动容的望向乔思,缓了好一会儿,方才慢慢开口:“闺女儿啊…你能叫我爸,我实在是…实在是…太开心了…”
  乔思也有些动容,自己也想不通为何突然就有勇气开口了。
  只是,这种东西,一旦开口了,又岂是能收回去的?
  只会越来越猛烈罢了!
  乔思微微抿唇,直接开口:“爸,那个…等妈醒了,你会跟她好好的吗?”
  墨垠动容的颤抖着嘴唇,“这辈子,我都不会再放你妈走了!”
  乔思弯唇一笑,“那就好。”
  ——
  第二天下午,东方战直接将离魅捉了回来。
  白萧已然开始给子书谧和子书焕解毒,对于离魅手中的解药,乔思其实已经没那么迫切了。
  毕竟,不能让她这次极北之地白跑啊。
  况且,让白萧给子书谧解毒,说不定能促进母子俩的感情。
  只是,对于离魅这个恶劣的做法,乔思觉得不得不罚!
  解药,必须得拿回来,防止她去害别人。
  只是,拿到解药后,乔思便直接把离魅发放去国际监狱了,让她把牢底坐穿吧,毕竟,她一句话都不想听她讲了。
  反正,她也只会扯些有的没的。
  东方战教的,对于这些人,不需要过多废话,直接要么弄死,要么弄残就行了!
  而对于离魅,乔思还是选择给了她最后的尊严,让她这辈子在监狱里完好无损的度过。
  至于其他的,乔思都不会再管了。
  白萧忙活了两天给子书谧以及子书焕解毒,最后终于成功解掉。
  至于白萧和子书谧以及墨垠之间的隔阂,早已在乔思潜移默化的帮助下解除。
  毕竟,血浓于水这个东西,是没法更改掉的。
  虽然白萧心底还是有些小别扭,但父母重归于好,又有了一个那么活泼机灵的妹妹,他还能有什么不满足的呢?
  子书谧和子书焕身体差不多好转后,一大家子人,直接坐着私人飞机,赶往帝京!
  毕竟,墨垠可是很想见到自己的三个外孙的!
  而东方战,也有一个盛大的惊喜,在等着乔思。
  ——
  几人回来后,还带了个墨垠回来,老爷子他们自然是开心的。
  东方木本来想着考完试过去找乔思他们汇合的,但却被家里事绊住了脚。
  至于是什么事呢?
  有两件。
  第一,照顾弟弟妹妹,虽然只是讲讲故事什么的。
  第二,那就是研究家里的两个奇特生物。
  一个大白,一个白狐。
  这俩货,成天抱在一起,东方木实在想不通。
  乔思回来了,东方木就直接指着那俩货问乔思。
  “妈咪,大白和白狐这是怎么回事?”
  乔思盯着那两个一起玩玩具的,突然一懵。
  白狐是她之前从极北之地带回来给江可心研究的,但江可心一直忙着照顾孩子,白狐便先扔在他们这儿了。
  可是,啥时候和大白搞在一起了?
  这俩货结交出来生的,会是个啥玩意儿?
  唔…乔思突然捂嘴笑了,有点期待。
  ——
  八月的一天。
  东方战给乔思准备的惊喜,正式拉开盛大的序幕。
  三对新人…哦不,不是新人,两对已生娃,一对磕磕绊绊终于踏入婚姻的殿堂。
  并且,还是奉子成婚!
  乔思and东方战,江可心and邢臻,北唐月and张烈。
  盛世婚礼,轰动整个华国!
  乔思和东方战虽然已经有了三个孩子,但这一直是东方战心头耿耿于怀的,欠乔思的婚礼。
  而昨晚才知道今天要举行婚礼的乔思,此时坐在休息室里,看着镜子里不真实的自己,异常忐忑。
  这群人瞒她瞒的太紧了!
  她恁是什么都不知道!
  看着后面不停朝她笑的子书谧墨垠北唐雪,乔思就羞的想捂脸逃跑。
  难不成,逃婚?
  好!那就逃吧!
  乔思直接站起来,拖着白色婚纱裙摆,便往门口走,刚到门口,还没来得及伸手,门便被一把推开。
  突如其来的白色光线,晃的乔思眯了眯眼。
  抬眸望去,东方战穿着一身黑色西装,勾唇看着乔思。
  “乔儿,为夫来接你了。”
  东方战出口的声音特别苏,此时他的脸非常俊秀,让乔思想起来第一次见到他的样子。
  磕磕绊绊七年。
  好像,第一次见面,就注定了两人纠缠一生的缘分。
  这辈子,她都逃不出东方战的手掌心了。
  东方战伸手,轻轻握住乔思带着白色手套的手,大门就像自动打开般,光线瞬间涌入。
  镁光灯不停闪烁着,每个人脸上都带着诚心的祝福。
  这一对天造地设的佳人,就应该像童话故事般,幸福美好的生活下去。
  乔思挽住了东方战的手,在音乐的奏响下,踩着红地毯,慢慢走了下去。
  七彩的喷花落下来,东方木作为小花童,一直牵着乔思的裙摆。
  后面跟着北唐月挽着张烈,江可心挽着邢臻。
  三对新人,一对比一对更加郎才女貌,夺人眼球。
  这一场婚礼,无疑是一场盛大到百年难遇的婚礼。
  给所有人的,都是震撼人心的体验。
  东方霁,北唐雪,东方彦,东方修,东方曼,子书谧,墨垠,东方婉,东方奇,东方毅,公仪茵,丙左,祁弘文等人…
  就坐在下面,带着祝福的看着…
  一切,都是最好的安排。
  乔思扭头望向东方战,问:“阿战,你说,这条红地毯,能不能没有尽头啊?这样,我就可以一直和你走下去了。”
  东方战笑了笑,望向乔思的眼神,满是温柔宠溺。
  “乔儿,白头到老,是我给你的承诺。”
  “以后啊,你负责闹,我看着你笑。所有的一切,你想要的,我都给你。”
  “不过,我有一个条件。”
  “什么条件啊?”
  东方战微微一笑,“执子之手,与子偕老。”
  乔思也抿唇一笑,“好,执子之手,与子偕老。”
  对视之间,已是说不清的温柔宠溺。
  童话故事般的美好,也正是东方战和乔思了。
  *正文,完。
  ------题外话------
  写的匆忙,会修改,新文会在一个月内发布,会是重生爽文,敬请期待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